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医学研究 >文本: 6天仨女孩同家医院鼻整形出问题

6天仨女孩同家医院鼻整形出问题

来源:百度新闻 时间:2018-10-10 12:25:02 编辑:河北省 浏览:687 手机版

广告推荐: 体育图库 综合体育 NBA视频
足球视频 中国足球 实时热点 足球比分
篮球比分 足球新闻 英超 中超
NBA 西甲 意甲 德甲
法甲 欧冠 亚冠 博彩

7月11日到16日,3名女孩分别在沈阳丝画医美整形医院进行鼻综合术,两名女孩术后出现假体外露,一名女孩发生术后感染。

短短6天里接受整形手术的三名女孩先后发生不良情况,是偶然情况吗?

而对为三名女孩进行手术的两名医护人员行医资质产生疑问后,记者采访时两人都从“丝画医美”离职并失联。

院方负责人称,正在接受监管部门调查,愿意通过正当渠道承担责任。

沈阳市大东区卫生局公共卫生管理科负责人表示,目前卫生监管部门针对“丝画医美”的投诉已经立案调查。

28岁女孩鼻综合手术失败后离婚

最早向本报投诉的是小美(化名),一位28岁的本溪女孩,一封投诉信直接寄到了报社。

小美介绍,她是经别人介绍,7月16日到沈阳丝画医美整形医院做鼻综合手术,为她进行手术的两名医生非常年轻。

小美回忆,手术前后没有见到过对方行医资质的相关证件。

小美说,手术方案大概是从耳后取一小块软骨垫在鼻子里。手术时间很短,手术后的恢复期却很漫长。每天,小美照着镜子,希望伤口快点愈合,希望鼻子越来越美。

但是事情的发展,却向着相反的方向发展。一个月时间,开刀的位置并没有封口,小美还发现鼻腔里有白色的东西。

心急如焚的小美赶到沈阳一家大医院,被诊断为:“假体外露”。

“当时我每天都鼻塞、流鼻涕、鼻腔疼痛、天天失眠。耳后取软骨的位置发炎变成黑色,耳鸣、听力下降,右侧面部下沉,右眼下沉和左眼不在一条线上,口眼鼻子歪斜。”小美说,手术后不但自己变美的梦想破灭,自己还被推向了痛苦的深渊。

小美向记者出示了一张离婚证,显示离婚登记日期为8月1日。小美坦言,来沈阳做手术之前本没有获得家人的支持,手术失败后,丈夫跟自己离了婚。

小美说,自己到“丝画医美”做手术时从信用卡透支的费用,手术费及利息共计3万元。在确认手术失败后,小美曾经找到这家医美机构维权,希望讨个说法并提出赔偿要求,但被对方拒绝,“他们只同意退我一半的手术费,1.25万元,这我不能接受。”

鼻综合手术后 她的创口久不愈合

在去“丝画医美”维权的过程中,小美遇到了另一个维权女孩小丽(化名)。

出生于1991年的小丽已经在沈阳工作多年,一直在跑业务,“外貌无论对一个年轻女孩,还是对我的工作来说,都很重要。”

记者见到小丽时,她的鼻子里还塞着一个塑胶物件,小丽说由于鼻综合手术的失败,鼻子已经塌陷,虽然已经经过多次修补,但如不用这个塑胶物件撑起来,鼻子很可能会塌下去,永久不能复原,“对一个女孩来说,这算不算是灭顶之灾?”

小丽说,自己是7月13日在“丝画医美”进行的鼻综合手术。与小美不同,小丽出现的问题不是假体外露,而是创口感染,伤口长期不愈合。

小丽介绍,发现这个情况是在手术10天后,“在这之前我也一直在问,伤口不愈合是怎么回事,但对方让我别着急,说恢复需要时间。”

7月22日,小丽再次来到“丝画医美”追问手术后恢复的事情,“那天给我做手术的‘画院长’说要给伤口消毒。”

小丽说,之后在“丝画医美”的手术室里被打了麻药,等麻药过后清醒,小丽被告知,“他们说把我垫的假体拿出来,重新垫进去了。”

“手术后才告诉我,之前我都不知情,没经过我同意就进行二次手术。”小丽很气愤,“反复取装假体,本身对鼻子的组织伤害很大,况且第一次没做好,第二次我都不信任他们了,怎么能强行给我手术?”

然而,小丽的担心并非多虑,虽然二次手术且小丽几乎每天到“丝画医美”换药,但是小丽鼻子的创口仍不见好转。

8月30日,带着重重顾虑的小丽决定到一家公立医院治疗,“医生告诉我,是因为手术后感染,而且由于反复手术鼻腔内的组织已经受损。医生说必须尽快将假体取出,而且不能再进行填充。”

记者看到小丽提供的一些当时照片,照片中小丽的两个鼻孔中间已经有组织缺失,并且有黄色的脓液。

8月2日,小丽在公立医院进行手术,将填充到鼻子里的假体取出,同时由于鼻腔组织严重损伤必须进行修复,“不能再填充,从我身上抽血,凝固后塞进缺失的位置,促进那里的组织再生长,然后愈合。”

“你现在看我戴着这个塑胶物件,就是撑起鼻腔,否则鼻子会塌。”小丽说,这次失败的手术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。

为了讨回公道,小丽说自己也多次去“丝画医美”维权,但除了遭受对方各种冷漠态度外一无所获。

鼻综合手术后假体外露 女孩起诉

1989年出生的小玉(化名)是小丽的朋友,也是小丽做鼻综合手术的介绍人。小玉是7月11日在“丝画医美”做的鼻综合手术,只比小丽早两天。

“术后第七天拆线后就一直假体外露,我要求取出假体休养,医院不同意。一直到第16天伤口依然没有好。”小玉说,当她再次要求取出假体时,院长出面劝说,“说取出来怪可惜的,假体可以修小一点再重新缝合,伤口几天就能好。”

小玉听信了对方的说法,再次上了手术台。第二次手术后,垫在鼻中的假体修到很小,小丽也以为创口很快可以愈合。然而小玉没想到,第二次手术后的当天晚上开始发烧,“当晚我问过‘丝画医美’的咨询师,他们告诉我不必担心,让我接下来每天去输液、吃消炎药。”

接下来的日子里,小玉每天去“丝画医美”换药,但是伤口一直没有见好。

“我咨询了大医院的医生朋友,他说耳软骨取下未植入鼻子前暴露在空气中,很容易发生感染,建议我尽快取出填充的耳软骨,创口才能愈合。”小玉听了医生朋友的建议,8月28日再次来到“丝画医美”,在她的要求下院方为小玉取出了假体。

“感染那段时间我天天睡觉做梦,就梦到鼻子烂了,特别害怕。”小玉说,直至假体取出后也多次有过这种噩梦,“因为我不知道鼻子甚至整个面部受到的损伤会有多大。”

小玉说,事后自己与“丝画医美”进行过几次协商,希望对方承担责任,并对自己受到的伤害进行赔偿,但并未达成一致。

小玉表示将通过法律程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。记者在“丝画医美”采访时,院方一位张姓经理表示已经知悉小玉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情况,“我们已经收到大东区人民法院告知。”

医院:做手术的医生、医助已失联

从7月11日至16日,短短6天时间里,三名在同一个整形医院进行手术的女孩术后都出现了问题,是偶然吗?

记者采访中,小美、小丽、小玉均称当时为其进行手术的是董姓医生和高姓男子。据三人称,在手术前后,这名董姓医生自称为“丝画医美”的院长,“别人叫她‘画院长’。”

而记者到该整形医院采访时,张姓经理称,自己是8月份在该医院任职,在此前董姓医生和高姓男子都已经离职,自己并不认识。

该整形医院真正经营者谷先生称,董姓医生与高姓男子曾经分别是该医院的医生和医助,在小美等三人与医院发生纠纷后都已经离职,其中董医生离职比较突然,并未与谷先生沟通,另一高姓男子在董医生离职几天后递交了离职报告后离开,“我给董姓医生打过电话,对方在韩国。现在这两个人我们都联系不上了。”

虽然谷先生强调,在董姓医生和高姓男子入职前,院方查看过对方的医师资格证及其他相关行医资质,但院方并未对此留下记录和存档。

谷先生承认,在对小美等几名女孩进行鼻综合手术时,董姓医生及高姓男子都未注册为该医院的医生或者医护人员。对此,谷先生称卫生监管部门已经介入调查,正在等待结果。

区卫生局:已对“丝画医美”立案调查

沈阳市大东区卫生局公共卫生管理科负责人介绍,卫生监管部门已经接到关于“丝画医美”的投诉,目前已经立案调查。

该负责人表示,按照相关法规,医疗整形机构的医生必须是具有合法资格职业医师,并通过卫生监督管理部门进行注册为该整形机构的医生之后,方可作出诊疗等行为。

目前,“丝画医美”因涉嫌“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卫生医疗技术行为”违法,大东区卫生监督所正在对其进行立案调查,行政处罚程序正在进行中。

“丝画医美”经营者谷先生强调,在得知三位顾客术后出现问题后,双方进行过几次协商,但对于小美等人提出的高额索赔,院方不认同,也不接受。同时谷先生表示,既然卫生监管部门已经介入调查,院方愿意配合调查并依法接受处理。

辽沈晚报、聊沈客户端首席记者 吕洋

    集团公司召开四季度HSSE和生产经营工
    国庆假后没状态?速来华为视频分享你
    网曝本山传媒禁止旗下演员对外录制庆
    硅谷大佬背后的女人:从屡次身犯险境
    数字货币——通胀世界中的避风港(图)
    四川省食药监局领导带队督导非洲猪瘟
    旺苍县农业局盘点目标决战“四季度”

本月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