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ajWDNQqK'><strong id='ajWDNQqK'></strong><small id='ajWDNQqK'></small><button id='ajWDNQqK'></button><li id='ajWDNQqK'><noscript id='ajWDNQqK'><big id='ajWDNQqK'></big><dt id='ajWDNQq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jWDNQqK'><option id='ajWDNQqK'><table id='ajWDNQqK'><blockquote id='ajWDNQqK'><tbody id='ajWDNQq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ajWDNQqK'></u><kbd id='ajWDNQqK'><kbd id='ajWDNQqK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ajWDNQqK'><strong id='ajWDNQqK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ajWDNQq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ajWDNQqK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ajWDNQqK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jWDNQqK'><em id='ajWDNQqK'></em><td id='ajWDNQqK'><div id='ajWDNQq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jWDNQqK'><big id='ajWDNQqK'><big id='ajWDNQqK'></big><legend id='ajWDNQq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ajWDNQqK'><div id='ajWDNQqK'><ins id='ajWDNQqK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ajWDNQqK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ajWDNQqK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ajWDNQqK'><q id='ajWDNQqK'><noscript id='ajWDNQqK'></noscript><dt id='ajWDNQqK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ajWDNQqK'><i id='ajWDNQqK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专访京剧大家尚长荣:“不安分”的京剧一生

                学科新闻门户网

                2018-12-15 13:21:14

                (改革开放40年·风云录)专访京剧大家尚长荣:“不安分”的京剧一生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上海12月15日电 题:专访京剧大家尚长荣:“不安分”的京剧一生

                作者 王笈

                5岁登台演“娃娃生”,10岁拜师学花脸……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的一生都在与中国戏曲“打交道”。画起脸谱、穿上戏服,年近八旬的尚长荣甫一站上戏台,便成了戏文里的霸王项羽、枭雄曹操,唱念做打毫不含糊。一如其父亲、“四大名旦”之一尚小云一贯以来的艺术要求——最腻味敷衍,见不得糊弄。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向中新网记者介绍旧相片中的人物。康玉湛 摄尚长荣向中新网记者介绍旧相片中的人物。康玉湛 摄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一个‘不安分’的演员,总觉得古典并非不时尚。”端坐于上海京剧院的艺术沙龙,这位京剧大家在接受中新网记者的专访时目光如炬,“如果优秀的剧种不能被同时代的广大观众接受,只为一部分人服务,就会渐渐失掉这门传统艺术的魅力。所以我不太‘安分’,新技术、3D电影,我都想要尝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在《乾坤福寿镜》中饰演金眼豹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尚长荣在《乾坤福寿镜》中饰演金眼豹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出生于梨园世家的尚长荣,是尚小云的三子,幼时曾一睹过中国京剧鼎盛时期戏曲大家们的绝代风华,也常听父亲与其他京剧名家聊天谈戏。“有一次父亲和梅先生(梅兰芳)聚在一起聊天,我就听他们老哥俩儿论戏,涉及了他们从小学戏、他们的追求、和他们同台演出的前辈大家。我父亲最崇拜杨小楼,杨小楼也特别欣赏梅先生,父亲和梅先生谈论杨先生时总是有声有色,说杨先生演的项羽、赵子龙、黄天霸出神入化,他的技艺是根据历史人物、戏文戏理栩栩如生地塑造出来的,而不是‘卖技巧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身为“名门之后”,尚长荣除了耳濡目染戏曲名家的艺术精神,父辈们“难以言表的光环”也始终激励着自己求索奋进,自重、自强、自爱、自律。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与父亲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尚长荣与父亲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父亲尚小云过世后第三年,中国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,也影响了尚长荣此后几十年的艺术生涯。1987年,慕名于上海开放的艺术氛围,40多岁的尚长荣听着贝多芬的《命运》、夹着新编历史剧目《曹操与杨修》的剧本,乘火车夜过潼关“闯”上海,敲响了上海京剧院的门环。“当时真的是前途未卜,但就有那么一股子劲儿想做点事情,跳出这汪平静的渊水、一石激起千层浪。现在回想起来,确实是受到了当时改革开放大潮的激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在《廉吏于成龙》中饰演于成龙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尚长荣在《廉吏于成龙》中饰演于成龙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《曹操与杨修》后成为新时期中国戏曲里程碑式的作品,也让尚长荣这个名字红遍大江南北。但成功未让这位京剧大家停歇前进的脚步。“随着改革开放的大门敞开,过去没有接触过的先进科技和文学美术等不同方面,都要引入到民族戏曲的剧场艺术,这是时代赋予的挑战。我们戏曲人应该勇于接受这个挑战,通过戏曲艺术好听的唱腔、好看的表演和武打,讲好中国古今人物的故事,传递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艺术、优秀的民族精神,忠孝节义、正义正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2008年,尚长荣在上海电影制片厂参与拍摄了其主演的首部京剧电影《廉吏于成龙》,一圆自己数十年来的“电影梦”。几年后,上海京剧院着手摄制京剧电影《霸王别姬》时,导演滕俊杰提出要加拍3D版,这让主演之一的尚长荣为之一振,“当时有人担心,‘圆’的戏曲艺术,如果拍立体的,会对戏曲舞台艺术产生影响。我的心思却是‘正中下怀’,觉得肯定很有意思。”这部3D京剧电影《霸王别姬》,为京剧艺术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。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在《霸王别姬》中饰演霸王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尚长荣在《霸王别姬》中饰演霸王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中国京剧也迎来了“走出国门”的最好时机。上世纪80年代,尚长荣第一次带艺术团赴美演出,“当时是只带团、不亲自演,结果美国的京剧爱好者说,‘我们这儿有个虞姬,您能不能来出演霸王?’我说,那就演吧。”慨然应允的尚长荣是以临时加演了一出《霸王别姬》,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台风一下子“震”住了当地观众。“后来有一篇在美国发表的文章,题目就叫《霸王威震旧金山》。”回忆至此,尚长荣爽朗而笑。

                《曹操与杨修》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《曹操与杨修》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来,尚长荣将京剧艺术的一方舞台带去过巴黎、维也纳等城市,也对年轻一代京剧演员的培养倾注起更多心力。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如果有一天我演不动《曹操与杨修》《贞观盛事》《廉吏于成龙》了,难道这些剧目就要被‘挂起来’了吗?我们不得不考虑如何传承下去,在上海京剧院选拔了一批优秀青年演员,花了3年功夫把传承版给演下来了。出类拔萃的青年京剧人才是有的,我也期盼、渴望他们成大才——成大才不靠捧,而靠自己的追求与磨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尚长荣培养青年演员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尚长荣培养青年演员。上海京剧院 供图 摄

                与京剧相伴了一辈子,这位梨园老者忍不住感慨,自己从未奢望过退休后仍能以京剧事业为家,70多岁了还能登上舞台、拍京剧电影。“明年元月我还要跟着电影《曹操与杨修》去日本、费城、旧金山,在我还可以跟上队伍不添乱的时候,只要是有利于弘扬中华民族文化、向世界各国介绍中国的戏曲艺术,凡是力所能及的我一定都会去。”(完)